立博体育

首页 > 理念文化 > 正文

听故事丨《齐国那些事儿》——05非比寻常行道人
2021-01-04 17:44:46   来源:     点击:

 

 

纵观历史,注目今朝。听书长知识,启智惠人生。

大家好,我是王茜。请您继续收听《齐国那些事儿》,第5集:非比寻常行道人。

上一集说到,姬昌脱困,得益于姜子牙给出的妙计。按照人们在茶余饭后用来活动舌头的话题指引,在渭水河边,散宜生终于找到了那个怪老头。但见他须发皆白,却目光如炬、腰板硬朗,正盘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握一根短竹竿,一头拴了个钩子,煞有介事地在表演钓鱼呢!他一会儿眼望长空高唱:“忆昔成汤扫桀时,十一征兮自葛始……,我曹本是沧海客,洗耳不听亡国音。”歌声悲壮激昂,引得飞鸟都在他头顶上绕了个圈。一会儿又对着水面吆喝:“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来!”

这一幕可把散宜生惊得目瞪口呆:“这、这敢情是个……行为艺术家?!”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我跟南宫适、辛甲他们都忙活了七年,也没能救出西伯侯,这老头神经兮兮的,能想出办法来?”他凑上前去,问道:“老丈,你这是在钓鱼嘛?!谁钓鱼会用直钩啊?这咋挂鱼饵呢?你居然还给鱼唱歌,还跟鱼唠嗑?除非这整条河里的鱼都秀逗了,才会傻乎乎地去咬你的钩子呢!”

老头儿却一点也不恼,只瞟了散宜生一眼,微微笑道,“老夫钓鱼是假,待机进取是真,我要钓的是王与侯,宁肯在直中取,也不在曲中求!”

散宜生的膝盖立马就酥了,“大哥,好牛、好牛!小弟佩服、佩服!”老头儿心中暗暗得意,腹诽道:“小样!懂得啥叫自我营销不?玩的不就是创意嘛!我不鼓捣出点炫酷的招数来,又咋会抓住你的眼球、揪住你的心呢?”

坐在姜子牙对面,听他把天下大势娓娓道来,再逐一点破之前的解救之计为何都行不通,散宜生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书算是白读了。唉!真正的高手,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啊!拱手作别时,他对姜子牙已是奉若神明。之后,两人便结成了忘年之交。也正是散宜生在暗中穿针引线,姜子牙的满腔抱负才有了用武之地。在下一篇故事开始之前,咱们还是先来扒一扒姜子牙的过去吧。

姜子牙的先祖,据传是上古时期神农氏的后代,名叫伯夷。神农氏出生在陕西岐山西南方的姜水河畔,因此以姜为姓,并代传子孙。这个姓,与同样出自母系氏族社会的姬、姚、妫、姒、嬴、妘、姞或者妊等姓一样,差不多都能和“三皇五帝”扯上点联系。怪不得那些拥有“上古八姓”的人,见了面就喜欢寻根问祖、攀亲带故的,原来如此。

伯夷为人贤能,在尧帝掌权时,曾担任“太岳”,主管礼仪,负责“典三礼”“定五刑”。他辅佐尧帝治理四方部落联盟,政绩突出,尧帝就想禅位给他,但是伯夷不接受,而是推荐了舜,舜帝就任命他为“秩宗”。后来,伯夷又辅佐禹治理天下,成了禹的心腹大臣,因为治水有功,被禹封在今河南南阳的吕地,称吕侯。自此以后,才有了吕姓。

虽然姜子牙的祖上有名有德,但是他的爹娘世杰和碧波只是住在东海边的一对普通小渔民,夫妻俩每天早出晚归,下海捕鱼,日子过得简约平淡,却也充满了欢声笑语。一天,顶着狂风巨浪,世杰夫妇冒死从一只骇人恐怖的大海怪嘴里救下了一头会说人话的巨鲸。晚上,小两口竟然做了同一个梦,一群饿狼朝自己扑来时,一只生着“双翼”的猛虎从天而降,成了救星。一个老人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为报今日救命之恩,特让我儿投身你家。”

神话故事再神奇,也脱胎于现实生活。满天红光中,一个娃娃呱呱坠地。取名为尚,字牙。又因他是飞虎入梦而生,所以得号“非熊”。可这不是熊的大号,怎么传着传着,却变成会飞的熊了呢?

哈哈!脑子真是个好东西,人们总是在不断盘活所知、所学,以求清晰阐释心中的意念,充分发挥头脑的想象。但是,如果有人把创新的劲头都用在了耳语传播上,可真就有可能会把谎言重复成真理了呢!要不魏王咋就会轻信了“三人成虎”,佛经开卷便要说“如是我闻”?就像咱们的故事虽然力争求真务实,可是正史庄严、野史调侃,二者有时却真假莫辨,但是当古板和诙谐相映成趣时,情节和内容往往也会随之饱满生动起来,而且常能让人生出无限遐思。孟子曾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好处,就在于能使人脑洞大开,奇思妙想俱来。难怪这世上人潮如此汹涌,却只出了一个姜子牙呢。还能为啥?人家从不走寻常路呗!

“天生异象,必降奇人。”老故事都喜欢这么讲。抓周之日,即将迈出人生第一步的小姜尚就醉心于《黄庭经》和木头剑,把前途和命运硬生生地抓在了自己的两只小胖手中。之后,只要经书在手,他就乐不可支,否则,便会哭闹不已。姜爸爸只好把经书打包,做成一个特殊的护身符,挂在了姜小牙的身上。

渔家娃娃,家便是船,船便是家。还没到八岁,小姜尚就练成了浪里白条,身手矫健,反应敏捷,悍不畏死。可再穷苦的人家也不愿意孩子走自己的老路啊!姜家的小儿郎就背着个书包上学堂了。教书的老先生不仅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还尤其偏爱伏羲八卦,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无缘不相逢”,小姜尚如鱼得水,不消一年工夫,竟然悟透了占卜之术。

爹妈喜呀!自家的娃儿脑袋瓜真是聪明透顶。爷娘愁呀!你学这种“离经叛道”的玩意儿有啥用呢?将来是能挣饭吃还是能当大官?你这不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吗?!吓得小姜尚赶紧在爹妈面前做足了样子,为防止被学业成绩打脸,他不得不先用心把治国安邦的大道理倒背如流,转过头却还是把道学经书照念不误。

也许,是小牙仔一心向道给姜家修来了福气。世杰老爹突然就撞上了大运,他从海底捞起了一大盒金子,全家人从此过上了想都没有想过的好日子。可家里再不差钱,未来也得靠打拼,不学点儿真本事,家业兴旺咋延续哩?在姜爸和姜妈的心里,教育这事,比天都大,必须抓紧,分分钟耽误不得。没多久,老姜就把小姜送上了外出求学的大路,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朝一日能为官称相、光宗耀祖、报效君王、为民造福。小姜把头点得如啄米鸡一般,然后,就扑棱扑棱翅膀,头也不回地朝远方飞走了。

少年离家,初涉世事,餐风露宿,行道艰难,个中滋味,甘苦自知。没到朝歌,有仙山道观留住了小姜尚的脚步,奔赴前程的初心戛然而止。对爹娘的承诺?早给抛到爪哇国去了。唯有修行、学剑、练功,才是他内心深处对自由的真实向往。一别三年后,世杰夫妇终于见到了儿子的人,却没能摸到儿子的心。姜子牙借口学艺不精,再次离家云游四方。近二十年学思践悟、躬身笃行后,他不仅才德兼修、收获颇丰,还结交了很多道圈内外的奇人怪杰,更是同朝歌隐士宋异人结成了金兰之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姜子牙已过而立之年。父母早已心灰意冷,再也不指望他会求取功名,只盼他能守住家业、踏实生活,老两口也就知足了。然而,成日沉迷于练功舞剑、诵念经文、身在家中、心在远方的姜子牙怎可能俯就如此世俗的人生?短短几个月,由他全权打理的家产就已败去了大半。世杰夫妇终于积郁成疾,虽有姜尚在床榻边朝夕服侍,但心病终究无药可医,不久,二老就相继驾鹤西归了。安顿好父母的后事,姜子牙再无牵挂,索性散尽家财,径自仗剑天涯、寻仙问道去了。

“自古仙家出昆仑。”四十载寒暑春秋,借助盘古留存下来的洪荒之力,姜子牙夜学日练,潜心磨炼意志、强健体魄、锤炼本领、提升能力。千万里云路迢迢,姜子牙致知力行,一面不停济人利物,一面体悟人间疾苦,原本六根静定的出世心境也逐渐被“安黎元、济苍生”的入世理想所替代。随着年龄增长,姜子牙的性格更加坚毅、眼界更加开阔、格局更加宽广、智慧日益彰显,志向更是如蓬草般疯长,但是,这一切,在这云雾缭绕、渺无人烟的莽莽昆仑中却始终无从安放。

于是,他辞别了师父,去朝歌投靠老友。宋异人一见姜子牙须发皆白,居然还没讨过媳妇,真心替他捉急。第二天一大早,就骑上小毛驴,颠颠地跑到了马家庄,隆重推荐七十二岁的老姜同志做了马员外家的上门女婿。

可怜姜大叔道法深厚、道学圆融、武技高超、阅历丰富,却好像白活了大把年纪。他编了一堆筲箕,一天也没卖出去一个;他挑着一担白面去卖,却被惊马踢翻在地;他在最热闹的地方开酒馆,结果压根没人肯去。这可真把那个模样并不算丑、脾气不算太坏、也还知书达理、六十八岁才舍得把自己嫁出去的老姑娘给气得够呛,本指望能跟姜子牙共创美丽新世界,哪承想这好像从天而降、颜值堪比神仙的夫婿却是个干嘛嘛不行的糟老头子。我马妞妞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夫妻恩爱的戏码还没等上演,两人就把日子过成了一地鸡毛,直闹得宋异人两口子也终日不得安宁。

姜子牙只好亮出能掐会算的看家本领,在闹市区里开起了道馆。两卦一出,声名鹊起。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姜子牙从不想惹事,却不代表事不来找他。一天,受狐闺蜜苏妲己之邀,玉石琵琶精去皇宫里玩,不过是陪着纣王小酌了两口,她就飘飘然忘乎所以,一路小跑着去找姜子牙算命了。妲己又惊又气,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果学我这样,夹紧了尾巴好好做“人”,不就是“王母娘娘伸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吃饱了没事干,跑到那个道士跟前去嘚瑟啥呢?结果,这没脑子的妖精先是被姜子牙拍出了脑浆,又被三昧真火烧出了原形。纣王看后,龙颜大悦:“道长真神仙也!”就授予姜子牙司天监职,随朝陪侍。

妲己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即把姜子牙碎尸万段。她把眼珠一转,魅惑纣王道:“陛下只要建起鹿台,就可招来仙女下凡,还可为您增福添寿。可是,此等工程,责任重大,非平常人能干,唯下大夫莫属。”姜子牙早已算到妲己的诡计,他不想天下苍生为此受苦,也不想因此丧命,就委婉地劝告纣王:“陛下,修建鹿台不光耗资巨大,即使每天抽一千个工匠干活,也要三十五年才能完成。我已经七十三岁了,肯定活不过百年,估计等不到鹿台完工,我就已经命归黄泉。到那时,岂不是要耽误了大事?陛下最好还是另寻他人吧!”

妲己冷笑:“按照你的算法,要是每天抽一万个工匠,只要三年半就能完工。你分明是有意在欺瞒陛下。今日若不治你炮烙之刑,便难服天下之人!”

纣王大怒,命人捆了姜子牙,立即行刑。姜子牙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大骂:“昏君,你听信妖妇之言,狠毒至此。为官若不能为民做主,当这样的官又有何用?!我这就把官服脱下还你,免得脏了我的清白之身。”说完,就用法术挣脱了绳索,恢复了道人模样,跳入水中逃走了。

马氏正在家中做着官太太的美梦呢,却不料姜子牙竟然把官位给扔了,顿时火冒三丈,任姜子牙苦苦相劝,只要她与自己同往西岐,日后定能安享荣华富贵,她都不听不信,非要立即跟姜子牙离婚,而且发下狠誓,“今生我不管过成什么样子,都不要再见你这个老‘废物’。”听着眼前人不住嘴的嚎哭叫骂,看着枕边人丝毫不念夫妻情义,姜子牙沉默了很久很久,“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一只‘落难的凤凰’吗?”他终于提笔写下了休书。

人生实苦,要不要抑郁?哈!怎么可能呢?人生海海,唯有自渡,绝处生路。老姜同志把白发银须朝脑后使劲一甩,留给马氏一个挺拔的背影,毅然决然地奔向了西岐。

快到临潼关时,只见一路上难民拥堵,悲声载道,人数足有七八百之多。姜子牙上前一问才知,自打他逃走后,纣王就封崇侯虎做了鹿台的监工。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对对对,他就是那个告西伯侯黑状的人,也是中国有史记载开打小报告的第一人。崇侯虎心狠手辣,他征用民工修建鹿台,有钱的人家,花钱就行,破财免灾。你说啥?家里没钱?那就出人出力,有仨出俩,有一出一。只一个月不到,饥寒交迫、日夜劳作的工匠们就已经被累死、打杀了一千多人。百姓不堪其苦,纷纷携家带口逃离朝歌。难民们早就听说姜子牙行侠仗义,跪在地上一起哭求:“青天大老爷,带我们一起出关吧!要是被官府抓回去,全家老小都得死。”总兵张凤却不放行,还把为民请命的姜子牙撵出了总兵府。晚上,姜子牙动用法术,把难民们全部带到了金鸡岭,让他们赶紧去西岐城投靠西伯侯。

大概,上天派姜子牙同志下凡,就是为了“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吧。还没等到他跟自己心中的偶像见面,姬昌就被纣王抓走了。“老天,你为何对我如此不公!”姜子牙欲哭无泪,举起双臂面向苍天,发出狮子般的吼声。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八十年躬耕践履、行道不辍,姜子牙早把自己打磨成了一颗坚硬锋利、非比寻常的钻石,多少狂风巨浪、艰难险阻都已闯过,再来一点能奈几何?!

人的一生,会遇到无数种改变生命轨迹的可能。先别说前有朝歌难民对姜子牙的口碑称颂,后有他迥异于常人的渭水钓鱼行动,就是在等待姬昌出狱的七年间,他也没有停止在西岐各地笃行善念、广积善德,老天又怎可能让他藏于郊野为人不知呢?

请您继续关注《齐国那些事儿》,且看姜子牙如何主动出击,设下连环局,协助周文王赢得天下,掀开齐国历史篇章。

主播:护理立博体育 王茜

剪辑:王茜

作者:稷下研究院 姜虹

责任编辑:牟秀颖

上一篇:第一条
下一篇:听故事丨《齐国那些事儿》——04 “小人物”深藏大格局

分享到: